我不理他,继续跟他分析:撒海上,不一定要到海中央,搭船多麻烦,或许到无人的海滨岩石即可;埋树下,选一种会开香花的树,花瓣像白色蝴蝶一样的花……这时他放下了书, 隔着纱帐,说:“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有坟,我和飞力普就有理由以后每年依旧来台湾?没有坟,我们和台湾的联系可能就断了……” 父亲的坟是一块小小的石碑,旁边留着一块石头,名字还没刻上,是留给他的美君的。那天真爽朗的浙江姑娘,曾经跟他来到这里。来时已经烽火连天燃烧,人命辗转沟壑,没有想到,大江大海走遍,有一天,他们会双双回到这片柔软的土地。

别告诉我谁有资格爱,我爱给你看。 我老,我美,我能爱。

棺材只不过是一个人最后的摇篮。

人生里有些事情,不能蹉跎。

鳟鱼和你一样,总是想回到它出生的那条江。

可是她眼睛里的光芒,声音里的力量,永远是她自己的,独一无二。

念及君犹飘零远方,天地寂寥,无所依靠,乃不忍独死。

总是在机会过去之后,才明白,我必须学会把暂时片刻当作天长地久,给予所有的“旅寓”以“家园”的对待。

人生的聚散有定额,有期程,你无法索求,更无法延期。你以为落日天天绚烂回头,晚霞夜夜华丽演出,其实,落日是时间的刻度,晚霞是生命的秒表,每一个美的当下,一说出“当下”二字,它已经永远地过去了。

应该是因为,我知道,人生里有些事情,不能蹉跎。

朝菌暮枯,夏虫秋死,花开就是花落的预备,生命就是时序的完成。

人走,茶凉,缘灭,生命从不等候。人生里有些事,就是不能蹉跎。人生的聚,有定额,人生的散,有期程,你无法索求,更无法延期。

很久没有想起父亲了。脚步匆匆,出海关进海关,上车下车换车,提起行李放下行李,即便是为了扫墓而如此奔忙,父亲其实一直没进入意念之中。我是一股风啊,不为一株树停。 但是,当火车渐渐接近衡阳,离开座位站到门边往外看,满山都是杂树生花的泡桐,田里尽是金黄灿烂的油菜花,父亲突然之间进到意念中来——他的骸骨,就埋在那泡桐树和油菜田覆盖的、柔软湿润的泥土里。强烈的思念蓦然袭来,毫无准备地,我眼泪潸潸,就站立在轰轰隆隆的火车声里……

所有的战争流亡者,都以为只是暂时避难,其实却是与乡土山川的诀别。不是自愿的舍弃,而是乡土从自己的胸膛被拔除,被撕开。失乡之痛,思乡之切,成为许多小说家永远的文学深泉。 “乡”究竟是什么呢? 父亲在世时从来不曾说过他如何“思乡”。他说的,永远是他的妈妈。 清明的霏霏细雨轻软如絮,走在他少年时走过的石板路上,看他曾经游过泳的江水中的倒影,三月的油菜花鲜艳如他儿时所见,我也明白,他说的“妈妈”,他到八十五岁还说得老泪纵横的“妈妈”,包含了江边的野林、百花盛开的泡桐树、油菜花、老屋、石板路,以及妈妈跪在泥土上拔出萝卜、头发凌乱的那些时刻……

“温情与敬意”,是否只是对待历史呢? 我们如何对待曾经被历史碾碎了身心的亲爱的上一代?我们又如何 对待无话可说、用背对着你但是内心其实很迷茫的下一代? 在时光的漂洗中,我们怎么思索生命的来和去? 我们怎么迎接,怎么告别?我们何时拥抱,何时松手? 我们何时愤怒,何时深爱?何时坚定拒绝,何时低头承受? 我们怎么在“空山松子落”的时辰与自己素面相对?

钱穆曾经教小学生写作文。他带学生到松林古墓去,坐在墓旁,专心听风穿过松针的声音。风穿过松树的声音,他说,和风穿过其他树的声音,就是不一样。 突然之间雨下来了。他让学生坐在屋檐下,用心看雨,用心听雨。 他在每天的飞机轰炸和空袭警报之间,拿着笔写《国史大纲》,带着对于历史最深的“温情”,最大的“敬意”。

这世上凡是不灭的,都在你自己的心里。

人生的曲折路,看不到尽头也猜不到下一个弯向左向右

当我们把自己从错误的奖励承诺中解放出来时,我们常常发现,我们误以为的快乐源泉,其实正是痛苦的根源。

奖励的承诺有很大的力量,他会让我们继续追求那些不会带给我们快乐的东西

为了它,我可能成不了医生,这值得吗?

你还可以做一件更简单、更无痛的事

人们嘴里说“我毫无意志力”,通常是指“当我的嘴里,肚子,心里或是全身上下都想要的时候,我没法‘说不’。”没错,这就是“我不要”的力量。

在这个世界上,任何东西都代替不了坚持。天赋代替不了,天赋很好但不成功的人比比皆是,教育代替不了,这个世界上受过良好教育但被遗弃的人随处可见。

我们有能力去选择“更难的事”也会有冲动去做“容易的事”我们需要阻止这种冲动,但冲动本身也是一种想法。

为了迅速得到瞬间的快感,他们忘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。

人类总有各种各样的花招让人相信抵抗诱惑是明天的事。

记录你的决定,利弊区分,认清自己的状态

如果你心里在想其他的事,那么冲动就会主导你的选择。你是不是在排队等咖啡的时候发短信,结果本来想点冰咖啡,却点了一杯摩卡?你是不是一心想着工作,结果被售货员忽悠了,不但升级了原有的设备,还买了一大堆服务套餐。

和 许多人担心的不同,意识到自己有多容 易失控,并非意味着你是个失败者。恰恰 相反,这将帮助你避开意志力失效的陷 阱。

当人们试着不去想某件事时,反而会比没有控制自己的思维时想得更多,比自己有意去想的时候还要多。这个效应在人处于紧张、疲劳或烦乱状态时最为严重,被称为“讽刺性反弹”。比如,失眠患者越是想入睡就发现自己越清醒;越是禁止两个人相爱,他们爱得越深。

有的人花一辈子时间去研究外星人,却不肯花一分钟去了解自己的邻居。有的人耗费了所有的青春年华去追捧爱慕一个遥不可及的明星,却不肯看一眼身边久久凝视着自己的充满爱意的目光。

决定了要自杀的人呢,如果在他们自杀前就去阻止,他们以后一定还会想其他方式继续死的。你阻止得了今天,却阻止不了明天。如果让他们先体验一下面死亡的恐惧,在生死的边缘挣扎一次,他们很可能就会因为惧怕死亡而放弃自杀。也许就清醒过来了,以后再也不会自杀了。

丁厌喜欢看到死亡,别人的死亡,能够证明自己的存在。

你不觉得,人的身体是全世界最艺术的雕塑品吗?设计精巧、一丝不苟、匠心独运……

被人关注总好过是透明人,哪怕是负面的。

但是,我们每天不能只喝白开水,偶尔也要喝点可乐果汁啤酒,如果这些都没有,喝点毒药也挺有味道。

人类,即便实在已经主宰地球的今天,已经位居食物链顶端的今天,依然活在不安和警惕中,这是天性吗?

每个人的心里都潜伏着一只狼,他狡猾、奸诈,蓄势待发。 那个喊狼来了的小孩成为说谎者的典型,他无从辨白。 死者,无从辩白。

真水无香,百品无厌。

由于很多自杀者希望自己死后依然保持美丽,所以多数人都不会选择这种自杀方式。

长期睡眠不足更容易让你感到压力、萌生欲望、受到诱惑

我们的问题不是能预知未来,而是看不清未来的模样。

我们需要允许自己去做真正让自己快乐的事,远离那些与我们生活无关的压力根源。当我们遭遇挫折时(这种情况是难以避免的),我们需要原谅曾经的失败,不要把它们作为屈服或放弃的借口。想要增强自控力,自我同情比自我打击有效得多

人生短暂,逝者如斯。

提高自控力的最有效途径在于,弄清自己如何失控,为何失控。和许多人担心的不同,意识到自己多容易失控,并非意味着你是个失败者。恰恰相反,这将帮助你避开意志力失效的陷阱。

当他对自己的欲望直截了当地说“不”时,那句“好,但要等10分钟”减少了一部分的恐惧和压力,让他等起来更轻松。几次之后,他就能转移注意力,忘掉吸烟的冲动了。

想要做到自控,你就得在关键时刻明确自己的目标。这就是“我想要”的力量。

比如,如果你的目标是存钱,那么你就需要记录支出情况。如果你的目标是多锻炼,那么你每天早上洗澡之前就要做10个仰卧起坐或俯卧撑。即使你的实验结果不会服务于你的目标,自控力肌肉模式也会告诉我们,即使是看似最愚蠢,最简单的方式每天锻炼意志力,也能为你的意志力挑战积攒能量。

就算你心里再焦虑不安,就算电视节目再魅力难挡,意志力都会逼着你“今日事今日毕。”即使你并非心甘情愿,它也会逼你完成必须做的事。这就是“我要做”的力量。

你会坚持下去的,只要不停地把一只脚放在另一只脚前面,你就能到达终点线了。

我们不是神,所以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。 我们不是神,但我们可以选择如何活着,以及如何死去。

有一个故事,是这样的。有一个小孩在放羊的时候,看到一只狼潜伏在草丛里,他大吼:“狼来了,狼来了——”村民赶来,狼已经逃走了。第二天,那只狼依然潜伏在草丛里,小孩又大喊狼来了,村民赶来时,狼依旧逃走了。于是村民们开始骂骂咧咧,再也不理会小孩的话。第三天,小孩还是看到潜伏在草丛里的狼,他仍然大喊,可是村民们再也不来了。于是狼冲出来,咬死所有的羊,包括那个并没有说谎的小孩。每个人的心里都潜伏着一只狼,他狡猾、奸诈,蓄势待发。那个喊狼来了的小孩成为说谎者的典型,他无从辨白。死者,无从辩白。米莉也无从辩白。

世界上有一种虫子,它们的一生会经过“卵”、“幼虫”、“蛹”和“成虫”四个阶段。 我们称这种虫子为“完全变态昆虫”,比如蝴蝶。 完全变态的蝴蝶,是美丽的。 上帝,只赐予完全变态者以美丽。

医生的专业是救人,但是往往他们杀起人来也很专业; 警察的专业是破案,但是往往他们做起案来也很专业。

夕阳歪歪扭扭的,有情绪。

道德就是这个!是束缚。虽然我们活着,确实需要各种各样的束缚,法律、规则、潜规则、良心、习惯,也包括道德。但是……并不是所有的束缚都是正确的,都是正义的,都是应该的……

我已经完全融化在黑暗里,连自杀都不能让别人关注我了。

知道吗?自杀的人是最怕死的人,尤其,自杀后没有马上死掉,最痛苦了……

人有时候总觉得饿,可吃什么也吃不饱;人有时候总觉得渴,可喝什么也不解渴。这种感觉,总是抓心的难受。

这个世界上,我们最爱的人,都是自己,不管人们愿意不愿意承认。

人生中有两种痛苦,一种是努力的痛苦,一种是后悔的痛苦,而我认为后者要比前者大千倍。

自控力最强的人不是从与自我的较量中获得自控,而是学会了如何接受相互冲突的自我,并将这些自我融为一体。

认识自我、关心自我和提醒自己真正重要的事物,这三种方法正是自我控制的基石。

不要总想着“今天犯错,明天补救”,“今天放纵,明天改变”,不要向明天赊账。 提一个有趣又有效的意志力实验:明天和今天毫无区别。 行为经济学家霍华德·拉克林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技巧,帮助人们克服这种“明日复明日”的想法。当你想改变某种行为的时候,试着减少行为的变化性,而不是减少那种行为。他已经证明了如果让烟民每天都抽同样数量的香烟,那他们的总体吸烟量会呈下降趋势。即使研究人员明确告诉他们,不用试着减少吸烟量,情况也是这样。他认为这种方法之所以有效,是因为这会打破吸烟者通常会有的“明天会有所改变”的依赖心理。这不仅意味着今天抽了烟,还意味着明天会抽烟,后天会抽烟,以及每天都会抽烟。这就给每根烟增加了意义,也就让人更难否认多吸一根烟带来的危害。

你需要有一个生活规划,帮你结束内心的挣扎。

每个人都在以某种方式抵制诱惑、癖好、干扰和拖延。这不是个体的弱点或个人的不足,而是普遍的经验,是人所共有的状态。自知之明是自控的基础。认识到自己的意志力存在问题,则是自控的关键。我深信,提高自控力的最有效途径在于,弄清自己如何失控、为何失控。

你需要静下心来,弄清自己的欲望。你需要记住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,什么才能真的让你更快乐。“自我意识”能帮你克服困难,实现最重要的目标。这就是我能想到的对“意志力”最恰当的定义。

任何能让你离开椅子的活动,都能提高你的意志力储备

在意志力挑战中获胜的关键,在于学会利用原始本能,而不是反抗那些本能。

如果我们感觉和未来的自己毫无关联,就会忽略自己行为的后果。相反,如果我们觉得和未来的自己联系紧密,就会保护自己不被最糟糕的冲动所伤。

人类从动物开始。为了摆脱动物状态,人类最初使用了野蛮的、几乎是动物般的手段,这就是历史真相。历史从来不是在温 情脉脉的人道牧歌声中进展,相反,它经常要无情地践踏着千万具尸体而前行。战争就是这种最野蛮的手段之一。

鲁迅说:“曹丕的一个时代可以说是文学的自觉时代,或如近代所说,是为艺术而艺术的一派。”

社会愈发展、文明愈进步,也才愈能欣赏和评价这种崇高狞厉的美。

在这个从再现到表现,从写实到象征,从形到线的历史过程中,人们不自觉地创造和培育了比较纯粹的美的形式和审美的形式感。劳动、生活和自然对象与广大世界中的节奏、韵律、对称、均衡、连续、间隔、重叠、单独、粗细、疏密、反复、交叉、错综、一致、变化、统一等种种形式规律,逐渐被自觉掌握和集中表现在这里。

“朗朗如日月之入怀”,“双眸闪闪若岩下电”,“濯濯如春月柳”,“谡谡如劲松下风”,“若登山临下,幽然深远”,“岩岩清峙,壁立千仞”……这种种夸张地对人物风貌的形容品评,要求以漂亮的外在风貌表达出高超的内在人格,正是当时这个阶级的审美理想和趣味。

同时,由于早期宗法制与原始社会毕竟不可分割,这种种凶狠残暴的形象中,又仍然保持着某种真实的稚气。从而使这种毫不掩饰的神秘狞厉,反而荡漾出一种不可复现和不可企及的童年气派的美丽。特别是今天看来,这一特色更为明白。你看那个兽(人)面大钺,尽管在有意识地极力夸张狰狞可怖,但其中不仅仍然存留着某种稚气甚至妩媚的东西么?好些饕餮纹饰也是如此。它们仍有某种原始的、天真的、拙朴的美。 所以,远不是任何狰狞神秘都能成为美。恰好相反,后世那些张牙舞爪的各类人、神造型或动物形象,尽管如何夸耀威吓恐惧,却徒然只显其空虚可笑而已。它们没有青铜艺术这种历史必然的命运力量和人类早期的童年气质。

龙飞凤舞——也许这就是文明时代来临之前,从旧石器渔猎阶段,从母系社会通过父系家长制直到夏商早期奴隶制门槛前,在中国大地上高高飞扬着的史前期的两面光辉的,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图腾旗帜?

如同给人以恐怖效果的希腊悲剧所渲染的命运感,由于体现着某种历史必然性和力量而成为美的艺术一样。超人的历史力量与原始宗教神秘观念的结合,也使青铜艺术散发着一种严重的命运气氛,加重了它的神秘狞厉风格。

清醒的理性主义、历史主义的华夏传统终于战胜了反理性的神秘迷狂。

明白了吧,我有一个理论,孩子们喜欢追逐他们得不到的爱。对我来说,那就是爸爸的爱。他把他的爱藏着,像文件箱里的文件。而我,想法设法要得到它。

孩子们喜欢追逐他们的不到的爱。对我来说,那就是爸爸的爱。他把他的爱藏着 像文件箱里的文件。而我,想方设法要得到它。 为什么对于爸爸妈妈,孩子会向其中的一个,索取很多很多,而又对另外一个,标准却会放的又低又松呢? 或许,我老爸说的有道理。你可以是爸爸的乖儿子,或者是妈妈的好宝贝,但你不可以把两者都占全。所以,你就紧紧抓住你以为可能会失去的那一个。

她唯一的缺点,就是没有让我去追逐她的爱。

当然了,在你如此年幼的时候,你会把父母给你设定的志向当成栖身之所,而不是你自己的。

那样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,那样做更多的是因为:做了又怎么样呢?

你可以是爸爸的乖儿子,或者是妈妈的好宝贝,但你不可能把两者都占全。所以,你就紧紧的抓住你以为可能失去的那个

妈妈过世多年后,我给自己列了两个清单,一张单子上列着妈妈为我挺身而出的事情,另一张单子上列着我没有为妈妈挺身而出的事情。很悲哀,两个单子长短差距很大。

淘宝天猫专享无门槛优惠券